私密小盒
關於部落格
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就是我高興我就放!
  • 1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兵艾 01

 


01
 
  「校園的恐怖傳說,我們來體驗看看如何?」

  時間是下午四點多,大多數的學生目前正在社團運動中,空蕩蕩的教室內只有兩個人。

  其中一個穿著極度的奇異,上半身為女生的制服然而下半身卻穿著男生的褲子,即肩的頭髮被綁成了一個小馬尾,中性的臉蛋讓人完全猜不透他到底是男是女。

  韓吉‧佐耶,平常還算是個常識人,可是一但激動便會開始沉浸於自己的世界當中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剛開學的時候,就有個老師就這麼不小心戳到他的開關硬生生被激動起來的韓吉連珠砲般的問題逼到淚奔過,他也因此聲名大噪成為校園內怪的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知名人士。

  不過和他面前的人相比那還是差的多了。

  灰黑色的眸子凶狠的往前一瞪,凶猛狂暴的氣勢當場散發出來,明明長的不算差勁的臉蛋在這種氣勢的襯托下越發兇惡,即使對方學生服穿得好好的而且幾乎沒有一絲皺摺,就連腳下的室內鞋也乾淨的像是新品一般,依舊沒人會把他當好學生看待──當然本人也不屑。

  里維是這所學校中最為出名的不良少年,出名到連老師都不敢管的程度,關於他的傳說就多了,鬥毆、抽菸、喝酒……反正不良學生會做的他全都做過了,而且據說在鬥毆這點還特別的強悍,儘管沒人證實過,不過校園內提到他的人,不免會八卦的流傳著,好像曾經二十幾名高中生來找過里維的砸,不過好像沒有拿到什麼好果子吃,鼻青臉腫灰溜溜的回去了,當然誰也不敢求證。

  還有就是不知為何,里維特別討厭別人喊他的姓氏,當初老師在點名的時候因為喊了他的姓,結果他當場踹開了桌子接下來又踹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跑去翹課,導致現在即使是知道的人也只敢喊里維的名字而已。

  此刻教室內的兩人互看著,韓吉嘻皮笑臉的模樣彷彿他沒被里維瞪著一般,不過對方難看的臉色還是讓他決定開口一下。「校園的恐怖傳說是……」

  「閉嘴,那個我知道。」不耐煩的打斷對方的話語,拿出手帕擦了擦桌子,里維再度抬頭瞪著站在眼前的韓吉。「你就為了這點小事來拍我桌子?」

  敢說是的話你就死定了。

  韓吉確定自己在對方的眼睛裡面看到這樣的字句,儘管他常常因為激動起來忘記分寸而被里維揍,不過冷靜的時候他還是很懂得什麼是適可而止。「當然不是!最近傳說又換了一個新的說法,我跑去跟艾爾文求證過了,那個屋頂上的幽靈可是從建校以來就不停流傳到現在呢!能夠流傳了這麼久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這個傳說是真……」

  「所以呢?」打斷了對方越來越高昂的話語,韓吉對於未知的事物都有著相當濃厚的好奇和興趣,深知在不打斷對方肯定會沒完沒了的里維立刻截斷了對方吵死人的話語。

  「你不覺得很適合拿來當我們高一新生的探險目標嗎?」

  「沒興趣。」推開桌子拿起空書包,毫不理會聽到他回應而垮下臉的韓吉,里維自顧自的走掉,不過當對方鍥而不捨的跟上來的時候,里維當場就明白事情變的麻煩了。

  「哀。」知道現在最好不要在談同樣的話題以免對方一個火大就開揍,韓吉走到里維身邊開啟了另一個話題。「艾爾文高二了,現在是學生會長,呼聲還挺大的。」

  里維斜眼看了韓吉一眼。

  滿臉無辜的韓吉對著他聳聳肩。

  「無聊。」

  「你真無趣。」抱怨的如此開口,韓吉揮了揮手後便往相反的方向去。「明天見啦!」

  明天見……不只明天,後天、大後天都遇到韓吉之後里維便理解到麻煩變成的大麻煩,而連續一整個禮拜都遭遇韓吉的遊說後,這麻煩不但又大又長還極端的令人煩躁。

  忍無可忍的一腳踹到對方肚子上好讓那滔滔不絕的嘴巴停下話語,里維陰沉著臉看著韓吉。「你到底想幹嘛?」

  「咳咳!」抱著肚子蹲下,咳了好一會才從新站起,一瞬間還以為自己會死的韓吉向後退了退才開口。「夜遊!」

  「艾爾文才讓學生會發了公文說禁止夜遊。」

  「借口!你真要做的話才不會鳥他!」看到對方一臉老子就是不想做才拿這個來擋的怎樣的臉,韓吉恨恨的開口。「如果艾爾文答應了呢?」

  「蛤?那個傢伙?」挑開了眉毛,被煩到火大的里維想都沒想的開口。「如果他答應一起夜遊的話我就去。」

  「那麼,就今天晚上一起來吧。」不知何時被打開教室的門走進來的人溫和的將話題做了結論。

  里維瞪著那個剛剛被討論現在就出現在此的艾爾文,再轉頭看向那個開始吹著口哨的韓吉,一秒理解自己被計算了之後,火大的在對韓吉補上一腳後離開了教室。


   深夜十一點的學校與白日看起來的完全不同,在大片黑色的陰影的渲染之下,有如潛伏中的黑色巨獸。

  里維駕輕就熟的繞到了學校後方不起眼的角落,兩個被里維歸類在跟屁蟲的人在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這讓他極度的不悅,所以他刻意的在跟屁蟲之一的艾爾文面前,凶狠殘暴的暴踹了眼前的小門好幾腳,直到它非自願的打開為止。

  等三個人都以非正當的手段進入校內後,里維才熟練的將小門關回去,像是一切都沒發生過。

  艾爾文忍不住如此開口。「要請人來修理門了。」

  「咦?那這樣我下次想在來會很麻煩啊!」本來還浸淫在自己世界中的韓吉聽到這句話立刻回神,反射性的開口抗議。

  「……」深呼吸一口氣,終究沒有忍耐成功的艾爾文嘴角抽蓄了一下。「等事情處理完了你在晚上偷溜進學校我連你一起處理。」

  「學生意見箱到底是被丟了什麼無聊的紙條讓你願意跟著我們一起進來的?艾爾文。」看夠好戲的里維雙手環胸的靠在一旁,開口詢問了自己在乎的問題。

  「不只一個說校園恐怖傳說紙條被丟進來,只好稍微來看一下了。」

  「……晚上偷溜進來試膽的人也被你稍微處理過了吧?」沉默了三秒,韓吉如此開口尋問。

  「高一新生總是該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就不應該做。」

  「所以你之前讓我浪費時間處理掉的人就為了這麼無聊的小事?」本來還打算作壁上觀的里維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臉色立刻黑下來凶惡的詢問。

  「我給你相等的代價了。」不否認的聳聳肩,明白事情已經過去了,這樣回答還不算踩到對方底線的艾爾文大方的承認了。

  看了對方一眼,最後選擇接受的里維決定留下警告以免某人再犯。「……下次你就死定了。」

  「別管那個了啦!」韓吉打斷表面平靜不過裡面充滿著血腥暴力的話語,他一手扯著艾爾文,一手勾著里維往平日的教學大樓拖去。「是說……艾爾文你真的有拿到鑰匙?」

  「我是學生會長……」

  看到同行的兩個友人在其中一方快速的掙脫了另一方的禁錮,而後一同停下動作將鄙視的眼神射了過來,艾爾文只好再度開口。「品學兼優……」

  鄙視的眼神更加赤裸,艾爾文覺得自己忍受不住了。「借用了鑰匙後短暫的遺忘歸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就算如此也不可能遺忘到連放學都沒跟你要。」走到鎖著的大門前,終於可以停下的韓吉轉身質問。

  「因為放學而無事可做的學生會長幫老師鎖門和歸還鑰匙這種事還是有可能的。」

  「順便和管鑰匙的老師講了什麼讓他誤會鑰匙還在借用的老師身上。」

  艾爾文聳了聳肩,不承認也不否認的走到門前拿出鑰匙將門給打開。

  「你這個為了達到目的就什麼都能拿來利用的傢伙好可怕喔。」韓吉沒有惡意的揶揄了對方,然後將早就準備好的手電筒往里維那一拋。

  黑暗的室內中手電筒的光源能照亮的地方十分有限,一瞬間照亮某個區域卻又在手電筒光源移動後回歸黑暗的懷抱,黑色的區塊隨著光源的移動被驅散或是回歸,反而更讓人覺得某種生物隨著這些黑暗移動越來越靠近自己的錯覺。

  不過在場的三個人都沒什麼反應,艾爾文重新將鎖門營造出沒人進入的假像後也把自己準備的手電筒拿出,韓吉則是在把手電筒丟出去的瞬間又從口袋摸出的二隻出來使用。

  「是說你還真的什麼都沒帶啊里維。」

  「囉嗦,是你叫我過來的。」

  「所以我沒準備你會揍我嗎?」聽到了話語中另藏的話語,韓吉抗議了。

  撇了對方一眼,懶的回應的里維率先往樓梯走。

  「喂!」追了上去,韓吉走在中間,艾爾文殿後,實在閒不下來的韓吉還是決定開口找話題聊。「是說你就直接往樓梯走喔?傳說可是有……」

  「只有一個是不變的。」里維在踏上的二樓階梯的時後才開口。「艾爾文你收到的紙條……」

  「就像你想的,雖然還有說其他的,不過最後提到的都是同一個。」

  「屋頂上的幽靈。」韓吉興奮的做了結論。「不過……艾爾文你在一年級的時候沒去頂樓看過嗎?」

  「我什麼都沒看到……上一屆的學生會並沒有處理類似的事情。」

  「白天會在頂樓翹課的人也沒有反應過什麼是吧?里維?」

  「沒聽過。」

  踏上最後一個階梯,里維讓開了身,讓艾爾文走到前頭,鑰匙和鎖頭接觸良好,沒有俗濫的打不開情節上演,在韓吉嚷嚷著無趣的話語中,艾爾文打開門。

  漆黑的夜空中點點的星光閃爍其中,不過其他到是沒什麼好看的,韓吉期待的幽靈並沒有出現於此,事實上,整個樓頂空蕩蕩的毫無異常。

  「咦?」錯愕的韓吉忍不住晃了一圈,連加高的地方都爬著梯子爬上去查看,不過完全沒有任何的發現。

  「什麼都沒有啊!」抱著頭,韓吉失望的大喊。

  「……髒死了。」長年鎖著不被使用的樓頂自然無人打掃,厚厚的灰塵讓里維站在門旁完全不打算在往前踏出任何一步。「看夠了就走了。」

  同樣繞了一圈卻毫無收穫的艾爾文延著邊緣建高欄杆往回走,然後其中一段特別乾淨的欄杆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瞇起了眼,將手放在上頭施了點力往前靠。

  「艾爾文?」韓吉開口喊了他。

  「等……」話還沒說完,艾爾文就覺得自己踩到什麼東西,腳下一滑就往欄杆倒去。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欄杆的高度確實足夠攔阻一個青少年往底下摔,不過發育的比一般人還好的艾爾文就不一樣了,比這個年紀高上十多公分的身高讓他有一定的可能性往外跌。

  「艾爾文!」韓吉的喊聲喚回艾爾文的神智,手長腳長的他立刻伸出一隻手抓住沒特別清理過的欄杆部分,幾乎是同一時間他也感受到另一隻手被抓住的感覺。

  還沒佩服完里維可以這麼快就出手救他,艾爾文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猛然的碰觸了,冰冷的壓力隔著衣服從胸口傳來,將他往欄杆的反方向推,讓他止不住身軀的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里維面前。

  「艾爾文你搞什……」里維本來想施力的將人扯回來,卻沒想到下一秒對方就往自己的方向撞過來,活像是被什麼給用力的推了回來,不爽的將人甩開的里維抬頭,然後原本抱怨的語句消失在空氣中。

  一隻透明的手從欄杆的外側往內伸行成了一個推人的動作,然後手緩緩的回收回欄杆外側,隨著這個動作,透明的手臂開始顯現,在來是胸膛,最後是一個幾乎快融入黑夜中的透明人影站在欄杆外側,冰冷的瞪著還在錯愕的三人。

  與整個透明的身軀相比,那雙在瞪人的金色眼睛就顯得特別的明顯,不過這也襯托著整個畫面越發詭異。

  「……幽…靈?」
 



【TBC】



下一章什麼時候會出現呢?真是個好問題(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