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小盒

關於部落格
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就是我高興我就放!
  • 19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遊戲王】低潮

 


 
 
  一張又一張寫著不同效果的陷阱卡和魔法卡零零散散的在桌上牌開,讓桌面有種壅擠又凌亂的錯覺,武藤遊戲手指畫過牌面,視線卻沒有跟著前進。

  每一張卡片的效果他都銘記在心內,即使不看註解,光看見卡片上搭載的圖片他就能說出這張牌的效果,移動的手指只不過是無意識的動作罷了。

  調整牌組一直都不是輕鬆的事情,尤其是不斷推出新的卡片後更是如此,新的卡片在對應不同的環境下有完全不同的效果,每一次的調整都是對頭腦的巨大考驗,武藤遊戲其實相當喜歡這個挑戰。

  只是今天的情況又有所不同。

  停下手的動作,武藤遊戲往後倒進沙發內。

  他依舊覺得挑戰有趣,他還是很喜歡想出解決方法把牌組調整好的感覺,但是就是有一種突然倦了的感覺,還是很喜愛,卻提不起勁來面對,明明知道該做卻完全沒有動力繼續下去。

  低潮期。閉上眼,讓身體在更加陷入沙發內,武藤遊戲的腦袋閃過這樣的字眼。

  沒有原因,沒有理由,而且來的又快又狠,等到回神的時候濃濃的倦怠感已經纏身。

  他還是會注意新卡的相關消息,喜歡觀看新加入的玩家們所展現的巧思與夠想,面對新的挑戰者感到愉悅,對戰過程中感受到的新領悟讓他受益良多,所以他才想調整牌組。

  卻沒想到會這麼突然的走入了低潮期。

  而且還是深陷到有種爬不出來的錯覺……明明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了,卻還是沒有好轉的現像。

  並不是他沒有面對低潮期的時刻,通常他會試著玩其他關注的遊戲,轉移注意力,休息一段時間,然後重新站起,但是這次的低潮期太嚴重,嚴重到過了一段時間後他依舊沉在谷底爬不出來。

  自身經驗告訴他,倦怠感比煩躁感還要難以處理,拖久了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但現在到底該怎麼做呢。

  腦袋晃過友人的臉龐,城之內、本田、杏子……武藤遊戲拿起桌上的手機,手指放上了按鍵,卻遲遲沒有按下撥號。

  他當然信任自己的朋友,也不認為和他們講訴這些心情有哪裡不對,但是……

  像是受不了武藤遊戲一直不願意按下撥號鍵一般,手機猛然的震動了起來並顯示來電,本來還在沉思中的武藤遊戲被狠狠嚇了一跳,過了數秒才看了手機螢幕並把電話接起。

  「海馬?」

  「太慢了。」無論是用詞還是語調,都讓人有種打電話過來的人正在生氣的錯覺,不過相處了那麼久的時間,知道對方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單純抱怨而以,因此他相當輕鬆的語對方打招呼。

  「怎麼了?我想我應該還可以在休息兩天?」

  「我當然知道你可以在休息兩天。」招牌的冷哼從電話內傳出,像是在對被質疑記不住行程表的可能性感到不悅。「我是想問你最近到底在做什麼?」

  「咦?」錯愕還沒結束,海馬瀨人的質問像把刀子一樣切近了武藤遊戲的心中。

  「你最近的決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傳話的手機完整的呈現了對面的怒氣。「是覺得對面的人沒資格當你的對手嗎?」

  「不!」海馬瀨人的尖銳疑問逼出了武藤遊戲些許的怒火。

  或許他確實在低潮期,但是面對決鬥,他依舊是百分之兩百的認真,他從來沒有看輕任何一次決鬥,過去沒有,未來他也不准自己有。

  「那是不想決鬥了?」

  「不!」

  「那你最近的決鬥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會有兩三次的低級失誤……你到底在搞什麼?」

  憤怒的語句截斷了兩個人之間的對談,海馬瀨人帶滿怒氣的話語盤繞在武藤遊戲耳邊,熄滅掉他原本燃起的些許怒火。

  事實上他將自己本身的失誤掩飾的相當好,就連好友城之內都沒有看出來,只打電話過來恭喜他再次君臨於遊戲王的王位上。

  「我……只是有點累。」武藤遊戲疲憊的將自己塞回沙發內,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件事情,低潮期是真的,決鬥他也是百分之百的認真,只是突發性的倦怠讓他閃了神,犯下了錯誤,儘管補救了回來,被當面指出依舊讓人難受。「我……」

  「哼。」重重的冷哼聲打斷了還想講些什麼的武藤遊戲。「別忘了你現在站在什麼位子上遊戲,如果你不想要了就回來日本和我決鬥,等我贏了你之後隨便你要做什麼都可以。」

  「不。」即使眼前沒有任何人,武藤遊戲依舊坐直了身軀,用著最認真的聲音開口。「下次回日本如果海馬想要決鬥的話那我隨時可以奉陪,但是無論是哪一場決鬥,我都沒有輸的打算。」

  「……哼。」手機傳來的低哼聲明顯的心情轉好了許多。「那是你應該做到的事情。」

  「我不管你是以什麼心態站在那個位子上的遊戲,但是既然你已經站在那個位子上,就給我拿出對應的實力!我還沒從你手上奪回該屬於我的勝利,在那之前不准輸給其他人。」

  明明之前輸掉決鬥的人是電話那頭的海馬瀨人,但是他所講出的話語卻好像贏的人是他一樣,也許這也是一種另類的才能。

  而被這樣像是威脅話語所逼迫的武藤遊戲卻不知為何的笑了出來。「是,我知道了海馬。」

  停頓了一會,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武藤遊戲將話題轉向另外一頭。「海馬打電話過來只是為了講這個?」

  「……你那群朋友在看完決鬥之後跑到我這大吵大鬧……哼,你應該感謝那個還有點腦子的女人阻止了那個傢伙打電話去吵你。」

  「……城之內他們有發現啊。」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就算在怎麼蠢那傢伙也算是著決鬥者,別把那群注意你消息的傢伙當成白癡。」冷冷的講完這句話的海馬瀨人用最後一聲冷哼作為結尾,掛斷了電話。

  武藤遊戲看著進入休眠而開始黯淡的手機螢幕。

  雖然只有幾句話,但是海馬瀨人給予的訊息卻印在腦海中,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拍拍自己的臉頰,重新坐直了身體,面對滿桌子的卡片,進行新的牌組調整。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