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小盒

關於部落格
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就是我高興我就放!
  • 19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目友人帳 】 沉睡



 

  「招財貓……?」像是繃太緊的神經在一瞬間放鬆而染上笑意的語調將他吵醒,不知死活的小鬼再他現身之後沒有離去,而作為開啟封印的代價牠選擇幫那個小鬼趕跑跟在身後的弱小妖怪作為代價。


  然後牠感到一陣懷念。



 

沉睡



 

  「貓咪!」不怕死的小鬼再過了幾天又奔來牠的所在處,說是什麼與其一直碰到不認識又想吃他的妖怪,還不如繼續待在牠身邊。


  以前的人類雖然能看見妖怪的也很少,但起碼懂得尊重,但隨著時間不停的流逝,敬意和尊重被遺忘了乾淨,而看的見妖怪的人類成為了異類,不懂的掩飾看見妖怪反應的小鬼大概被欺負的很慘吧。


  牠忍不住冷笑,雖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補充了人類世界的知識……大概是不知道哪個時期去想到然後混到人類社會去玩的時候理解的吧,這樣想著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讓那孩子隨意進出牠的地盤,也在地盤內保住那孩子不讓他在被妖怪騷擾。


 


 

  「貓咪!」小鬼又跑了進來,晃到自己眼前後戳了戳自己現在的臉,感受到自己的臉下凹了一個洞,他非常不高興的揮動前爪打掉了臉上再作怪的手指。「貓咪你看起來髒髒的呢。」


  「小鬼!別太囂張了,你應該用這樣的態度對待罩著你的我嗎?小心我把你踢出去再也找不過來啊!」


  「噗!」小鬼笑了開來,倒也沒有在放肆的將手指戳在他的臉上。「貓咪每次都這樣講……對了,貓咪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需要我幫你洗澡嗎?」


  「嗯?別說笑了小鬼,這不是我真正的模樣,會髒是因為容器太老舊了不是我的問題。」


  「真正的模樣?容器?……也對,能圓成這樣的貓咪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呢……所以你的容器是招財貓?」


  「對,而且現在我也不打算出來,這個容器太老舊了,當我離開的時候也是碎裂的時候吧。」


  「招財貓的容器是不可以壞掉的嗎?壞掉會讓你受傷嗎?」


  「哼,像我這樣等級的妖怪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事受傷,只是這個容器很舒服,不想換罷了。」


  「喔?是嗎?我還以為是這個古老的容器充滿著什麼回憶讓貓咪無法捨棄掉才不願出來呢。」


  「蛤?」


  「貓咪你沒發現嗎?你在講到容器時語調好溫柔呢……」


  「……小鬼,那是你的錯覺!」



 

 

  「貓咪……」小鬼又來了,明明感覺沒有過多久卻從小小隻的孩童模樣轉換成國中生的模樣。


  記憶開始混亂,總覺得自己是第二次面對這樣的場景了,總覺得自己應該許下了某個約定,但是模糊的記憶讓他只能繼續待在這裡。


  「貓咪你說過自己在這裡待很久了對吧?」


  「……那又如何小鬼?」


  「貓咪是古老的妖怪?」


  「小鬼,你到底想講什麼?」


  「接下來請貓咪不要打斷我的話喔。」


  「在地圖書館裡面找到一本特別的書,是記錄這裡的事情的書喔。」


  「書的作者名字叫多軌。」


  「這本書出現到在已經80年了呢。」


  「如果不是因為意外,我還不知道這麼書這麼特別,裡面用特殊的方式保存了多軌小姐用手寫的文字稿呢。」


  「上面寫的故事好像小說一般非常的吸引人。」


  「我看完所有的故事了。」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溫柔的人。」


  「身邊跟著一個待在招財貓容器的古老妖怪。」


  「貓咪你沒從來沒反駁我是因為我叫對了名字對吧?」


  「所以我應該叫你貓咪老師?」


  「不,還是算了,這不是我該叫的名字。」


  「多軌小姐在上面寫說,如果可以,請看見的人來到夏目貴志最初遇到貓咪老師的供奉點叫醒貓咪老師。」


  「然後,問他的選擇。」


  「你,還想繼續睡下去嗎?」



 

  貓咪老師、老師、斑,好多個呼喊在小鬼一句又一句的話語中在腦中迴盪,比人類好太多的耳朵能輕易的聽出聲音出自於同一個人口中……


  怎麼會忘記呢?第一個守護的孩子,看著他從少年成長到年老,在一大群人類和妖怪的哀弔下逝去。


  怎麼會記得呢?隔個幾年就會有孩子過來詢問自己要選擇沉睡或是離去,如今沉睡了那麼久,記憶早就被沖淡到想不起來的程度了。


  怎麼會忘記呢?光是聽到名字就能清楚的回想起對方的樣貌,對方的聲音,曾經經歷過的事情,曾經在一起相處的片段。


  怎麼會記得呢?來此的孩子一個接著一個,應該被覆蓋的記憶怎麼可能還會記得。


  怎麼會忘記呢?曾經那麼喜愛那個孩子,曾經為了那個孩子的死亡悲傷痛苦的像是撕裂了身上的某個器官,曾經為了那個孩子不惜一切代價努力的守護著他,曾經看著那個孩子天真的說出喜愛妖怪和人類的字句,曾經……

 



 

  「……小鬼,讓我在睡下去吧。」


  「啊啊,果然啊。」按照著書上的指示,畫出奇異的陣圈,會動會跳的招財貓再次陷入沉眠之中,國中的男孩仔細的整理起回歸平凡的供奉點。


  「希望貓咪你下次在醒來時,能夠忘記這一切啊。」

 






 

 

 

 

【END】

 




 

我很認真的思考了斑夏,我覺得這對會非常的可愛,平時像個大叔(除了對女生沒興趣以外(笑))但是關鍵時刻很帥氣的老師,和越發柔軟體諒他人的夏目真的會讓人打從心底感受到暖洋洋的吧?


更不要說和妖怪溝通的前提是建立在武力直比對方高這點上面,夏目能夠遇到老師,甚至和老師作下了約定,被老師守護……這樣想一想,再用腐女的觀點一看就覺得這對很有梗啊!!XDDDD

 

可惜在我心中斑夏是絕對悲劇……

 

光是第一本漫畫老師的回應就讓我清楚的體驗到妖怪的年紀和人類根本不能比,無論在怎麼喜愛,老師終究會被夏目留下來,接下來不管是記得還是遺忘,如果不能釋懷,老師會被回憶吞噬致死的。

 

雖然我覺得我沒有寫出這種感覺啦(苦笑)。

 

好啦,雖然斑夏是悲劇,但是每次打都是這樣我覺得我自己也蠻欠揍的(但是梗先生說他只要在斑夏悲文才會出現我頭也很痛),總之,這篇至此結束了,歡迎砸雞蛋以表抗議,我不會介意的…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