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小盒

關於部落格
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就是我高興我就放!
  • 19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始 戰國BASARA 小十*幸

 
 

 
「龍之右目……」他輕輕的呢喃著,腦中閃過無數的畫面。
 
忠誠卻在瞬間判斷出自家主子不適合去赴約定,因而狠心打昏主子,卻又在事後聽從了主子的話語,將自家軍隊的人給救回來,讓他在他身上看見了主公某部份的特質而移不開眼。
 
在他沮喪不已時快速的讓他想起主公的能力因而鼓舞他站了起來,以至於沒有讓他在事後後悔沒有去本能寺與魔王對決。
 
而今現在……
 
「片倉殿……」他錯愕的看著對方卸下盔甲,穿著樸素的服飾,站在田中央。「您這是……?」
 
有著龍之右目這個美稱的片倉小十郎也沉默了,黃昏美景,然立於此景緻中的兩個人卻大眼瞪小眼的互看著。
 
一個訝異於對方異於往常的服飾而與以往過去相處的感覺完全不同,另一個完全不能理解對方為何會站在這裡。
 
「真田幸村?」
 
「咦?啊!是!有什麼事嗎?片倉殿?」
 
「……怎麼會來奧洲?」
 
「在下是爲了替御館樣送結盟書信過來的,本來是佐助要來的,可是佐助已經先去謙信殿那了,所以奧州就交由在下傳達。」
 
片倉小十郎皺起眉頭。「第六天魔王已死,結盟並非伊達軍……」
 
「結盟是爲了織田軍的殘黨,還請片倉殿和政宗殿在考慮。」炯炯有神的眼直盯著片倉小十郎。
 
他嘆了一口氣,拿起收成到一半的蔬菜。「總之請你先休息一下,我去馬上去通知政宗大人。」
 
真田幸村並沒有回話,只是直直的盯著蔬菜,而後遲疑的開口。「……那是給政宗殿吃的?」
 
被奇怪的問題給愣住的小十郎不經大腦的回應到。「也可能成為你今天的晚餐。」
 
「這樣啊……」呢喃著這句話的幸村沉默了數秒,而後像下定決心般的下馬。「那麼請讓在下幫忙吧!」
 
腦袋還沒反應過來的小十郎在定眼一看,幸村已經走下田裡往他的方向靠近,拒絕的話語還沒出口就被甲斐幼虎臉上真誠的笑容和堅定不移的眼神給賭了回去。「請讓在下幫忙吧!」
 
 

 
 
夜晚的時候真田幸村被奧州雙龍兩人一同挽留留宿一夜。
 
畢竟在怎麼說,甲斐幼虎和龍之右目和樂融融的在田裡摘完菜後已近晚霞,在派人找到奧州筆頭時天也暗了,雖然同盟這件事推敲的比兩邊都預料的還快,但夜已深了是事實,在怎麼說讓人用完晚膳後就讓人回去可不是什麼好的待客之道,更不要說當事情敲定之後甲斐的幼虎還是同盟的武將。
 
因此留宿成為了必然的定局。
 
不過當定局確定之後發生了不少事情讓小十郎的胃痛的毛病差點犯起。
 
比方說他頭上的主子興致勃勃的提出邀戰聲明……
 
所幸甲斐幼虎身旁的忍者早料到這種情形,因此在甲斐幼虎來之前用了不少婉轉且不失禮節的方法和自家主子約法三章,讓重視諾言的甲斐幼虎雖然想回應奧州筆頭的發言但仍是忍耐了下來。
 
小十郎相信若非如此,他肯定得花上更多時間來說服兩人。
 
好不容易兩人都打消了這個念頭後,小十郎正琢磨著怎麼避免兩人在次把話題兜回對決上頭時,甲斐幼虎自動提出休息的念頭好讓明早能快點回甲斐回覆結盟的好消息。
 
而沒理由在留人的奧州筆頭只好順應著讓小十郎帶人去客房。
 
儘管小十郎告誡自己心情上感到放鬆對自家主子很沒禮貌,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心底鬆了一口氣的起身領著甲斐幼虎離去。
 
 
 


 
當客房開起來的時候,已經舖好的鬆軟棉被讓趕路過來又和小十郎一同在田裡工作一段時間的幸村想不顧禮節的撲上去。
 
畢竟熱血能提升的是精神而不是體力。
 
不過既然會用上想這個字就代表幸村並沒有撲上棉被,而是轉身向帶他過來的小十郎給了個標準過頭的鞠躬和道謝。
 
「非常感謝片倉殿和政宗殿的挽留,在下本來已經有在夜裡趕路的心理準備了。」
 
「不,」對於拿到這麼有禮的道謝讓小十郎有點意外,尤其是對方的言行舉止再再感受的出來那是真心誠意的道謝,更不要說眼裡那認真無比的謝意。「這是應該的,如果真要到謝的話應該去和政宗大人說才對。」
 
「政宗殿嗎?雖然在下剛才就想當面道謝,但在下已經和佐助約定好了,如果在繼續和政宗殿說下去的話,在下實在很難遵守和佐助的約定,所以……」
 
未完的話不言而喻,幸村有些苦惱的笑著。「只能待明日離去時在和政宗殿說了。」
 
看了這麼多次兩人決鬥的小十郎實在太明瞭幸村未完的話語,但他也不方便說什麼,只能無聲的點了個頭,打算退出客房讓幸村有個休息的空間時……
 
「對了,片倉殿!」
 
已經走到門外的小十郎轉身,和夕陽下同性質的笑容在次展現。
 
「無論如何,還是感謝您說服政宗殿與武田軍結盟。」鮮紅色的頭巾隨著主人的動作飄動,九十度鞠躬的幸村抬起頭。「那麼為了明天的路途在下就先休息了。」
 
愉悅的把門關上,認為把自己該作完的事情都作完的幸村沒看到,在關上門後愣了數十秒後的小十郎離開時,一邊呢喃著失態一邊讓淡淡的紅染上那張穩重的臉龐。


END





我覺得我快死掉了!!!!
(天:後記開頭一開始就這句話好嗎?囧)
結尾虛弱好像是每篇文章的必備!現在是怎樣?!變成必然了吧?!O口QQQ
如果還在家裡的話就可以去把動畫開啟來看或者是開PS2看看帥帥的小十郎也好啊!
(天:看了你就離不開了吧?= =)
……好吧,確實如此。
好,來認真點說了。
寫這篇文章除了剛開始給小O看的前面,其他地方通通都是卡卡卡卡到難產到我快死掉的地步……
而且有N+1次的想轉到惡搞文那邊去,比方說小幸抬頭的時候我第一句想到的話語是:片倉殿,您真是個好人好人好人……(回音)
為什麼會變成發卡文啊?!(翻桌)
而且啊!與其說是小十郎不方便說什麼到不如說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該給他什麼反應啊!!!(大吼)
言行舉止身心合一的這兩隻敬語派真的難寫到快讓我死掉的狀態了!
我有萌啦!O口Q
我真的有去萌到啦!
為什麼就是這樣難產啊?!(哭倒)
(天:蒼紅你也嚴重處於無能的狀態啊!)
(大打擊)
……去寫我的遊戲王文和在趕打算補償給梓的蒼紅好了……(奔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